资产评估构成要素的哲学思考——原则与准则

王顺林

资产评估原则是规范资产评估行为和业务执行的规则或标准。包括工作原则和经济技术原则两个层面。

工作原则就是独立、客观、公正原则,我们将在后文讨论。

经济技术原则包括:供求原则、最高最佳使用原则、替代原则、预测收益原则、贡献原则、评估时点原则、外在性原则等,这类原则的哲学思考有着庞大的体量,笔者在此不论。

资产评估准则是指导评估师执行资产评估业务的技术规范和职业道德规范的总称;是资产评估机构和资产评估专业人员开展资产评估业务的行为标准;是监管当局评价资产评估业务质量的重要尺度,是评估报告使用人理解资产评估结论的重要依据。

目前,国际评估界影响力较大的评估准则主要有:国际评估准则理事会制定的《国际评估准则》、欧洲评估师联合会制定的《欧洲评估准则》、英国皇家特许测量师协会制定的《评估指南》以及美国评估促进会制定的《专业评估执业统一准则》。

美国著名科学哲学家托马斯·库恩提出并在《科学革命的结构》(The Structure of Scientific Revolutions)(1970)中系统阐述了范式(paradigm)的概念和理论。

库恩范式可以概括为三个层次:一是形而上学范式,亦可称为哲学范式,泛指科学家所共同接受的信念;二是人工范式或构造范式,是将范式作为一种依靠本身成功示范的工具、一个解决疑难的方法、一个用来类比的影像,这三个层面是一个相互联系的有机体;三是社会学范式是指科学家普遍认可的科学成就和学术传统;包括构成学术研究基础的概念系统、基石范畴和核心理论在内的理论框架。


我们不妨按库恩范式理论解读一下国内外的资产评估执业准则体系。

(1)《执业准则》是评估师团体的准则,是执业的基本行为规范与集体人格体现。

①评估师团体由评估专业具有共同信念的人组成。

这种共同信念规定着他们的研究方向、研究方法以及研究范围,同时,也为他们提供了共同的理论模型和解决问题的框架,从而形成一种共同的评估传统。《资产评估执业准则》是资产评估业评估师行成的一个团体认识,评估师以增进行业专业知识为己任,并用专业知识指导工作实践。它的终极目标在于获得关于如何进行资产评估的专业知识,以及这种专业知识在进一步认识资产评估工作,资产的价值时的作用。对于集体人格而言,《职业道德准则》是执业评估人集体人格的集中体现。

执业准则作为基本行为规范或精神气质,具有以下几个特点:

I.普遍适用性

准则在一定程度内具有公认性,即相信执业准则具有客观性和普遍性,可以普遍地应用于专业实践。准则由基本定律、理论、应用等构成的一个整体,它的存在给评估团体提供了一个研究、学习、实践的纲领。

II.共占的思想

即承认执业准则本质上是行业集体智慧的产物,它属于整个评估“业人内士”共同体以至全人类共有,评估师不可以独占其发现的“真理”;为评估实践提供了可模仿的成功的先例。

iii.无私欲的利他思想

评估师团体将认识资产评估和追求专业真理作为评估探索的主要动力,仅仅在次要的意义上才把从事评估工作作为谋生的手段。

IV.理性的怀疑

评估师不应该不经任何分析批判而盲目接受任何标准,应按照一定规范合理地怀疑现存的准则。评估师有责任评价其他评估师的执业研究成果,也要允许别人对自己的成果怀疑。就如,《中国资产评估》杂志上的专业文章,评估师可以怀疑与争论。亦如本文对姜楠教授发表的《无形资产评估价值类型选择趋同性问题的探讨》中主要观点的质疑。

②资产评估准则体系是评估师团体自我完善的手段和工具

库恩指出:正是因为信仰范式而产生的限制,科学研究集中注意狭小范围中比较深奥的问题,反而会使科学家仔细而深入的研究自然界的某一部分。库恩范式有两个显著特点,一是它足以把一批坚定的拥护者吸引过来,站在同样的立场上观察分析问题;二是它为这些拥护者留下了各种有待解决的问题并且提供了解决问题的路径,这就是说范式对科学工作者的心理或自觉有定向作用,甚至对科学共同体(研究者团体)的研究工作和目标也有定向作用,这种定向在一定程度上限制了科学工作的范围,就是科学研究的区域。这使科学研究工作成为有目的的活动,科学研究的计划性,组织性加强了涉及事实和拓展,科学理论的进程大大加快,科学操作日趋完善和经济策划的方向不断发展。

同样的理由,我们发现:评估行业的专家们因为同样的爱好与信念,他们的专业研究就被吸引到了评估行业中来,他们深入地研究某一专业领域,实物期权在资产评估领域的应用就是很好的例证。

(2)不同的执业准则体系之间有“局部不可通约性”,但也是科学的。

库恩早前的观点认为:新旧范式之间是不可通约的,后期的研究成果也做了修正。库恩的观点开创了一个新的关于“科学”与“非科学”的标准。传统的观点认为科学的就是可证实或可证伪的标准。但是,库恩范式理论突破“科学”的划界标准。他认为科学之所以成为科学,就在于范式的形成可见。库恩认为范式是科学发展状况的测量器和指针。它作为科学工作者在某一专业或学科中所具有的共同信念和思维模式,形成范式就是科学的。

我们清楚地知道部分国家准则、国内准则体系有不一致的地方,其原因是各地区的执业团体的“共同认识”不一致,也就是所谓的不通约性。但是,他们是国家(或地区)评估团体的共同信念与思维模式,所以,它依然是科学的。例如,即使是《国际评估准则2017》也不是世界各地执业团体所执行的共同的标准,因为,这里既涉及到“国际法”的内化问题,也涉及到各执业团体的共同信念问题。我们国家执业团体对于《国际评估准则2017》的态度是参考、学习、借鉴,而不可以作为在国内执业时的准则。

就我国自身的执业准则体系而言,不同的执业团体之间的准则体系也有不通约性。例如,国土资源部颁布的《矿业权评估指南》,国家质量管理局发布的《房地产估价规范》与财政部发布的《资产评估准则—无形资产》、《资产评估准则—不动产》、《资产评估准则—企业价值》之间有不通约的部分,但是,我们不能用“真理只有一个”、非此即彼的思维来确定哪一个准则是正确的,而另一个准则是不正确的。对某一执业团体来说,他们是各自“科学的”。

同一准则体系的前后替代,准则在各适用时期都是“科学的”,其评估结论不可以追溯性地推翻,如此,方能保证历史交易的稳定性。

1970年库恩在《科学革命的结构》一书中提出:科学界公认的信仰、理论、模型、模式、事例、定律、规律、应用、工具仪器等都可能成为某一时期、某一科学研究领域的范式。范式的出现为某一研究领域的进一步探索提供共同的理论框架或规则,标志着一门科学的形成。例如,我国原国家国资局发布的《关于资产评估报告书的规范意见》和《资产评估操作规范意见(试行)》,中国资产评估协会发布的《资产评估工作底稿指南》,财政部发布的《资产评估报告基本内容与格式的暂行规定》等等,与现在的《中国资产评估准则2017版》有较大的变化,但是,我们不能说原发布的规范是不科学的。我们清楚地知道:大部分“科学”是从经验事实推导出来的知识,那么在某一时期,在当时的技术条件、思维方式下推断的经验事实在现时来看可能是错误的,那么,现时来说,他是不科学的,但是,对当时来说却是“科学的”。就如,哥白尼的“日心说”发表之前,“地心说”在中世纪的欧洲一直居于统治地位,在当时谁会说“地心说”是不科学的呢?

同一执业地区的准则体系前后替代,准则在各适用时期都是“科学的”,其评估结论不可以追溯性地推翻。我们不能用现时的准则标准(理念)检测10年的评估报告的可信度(不包括人为的、非准则理念导致的差异“错误”),我们不能说:当时的评估报告不科学,因为真理只有一个;现在是正确的,那么10年前的报告就是不科学的,所以有推翻的理由。我观察到:人民法院在涉及资产评估结果应用的判决书中披露的律师辩护意见,很多律师持有上述观点,而法官在判决时虽没有采信这些辩护意见,但是,法官一般也不给出理由,根本性的问题就是“真理只有一个的困恼”。其实,法官除了法律时效问题、法律不诉及既往等不予采信的理由外,科学的时代性的特点也是需要关注的。

科学哲学的理性思考一再告诫人们:科学是在一定时期内的假设,自然科学的权威不宜用来衡量人文科学。